首页 > 知识问答 >新闻内容

相关推荐

租客网始终致力于为广大租客和房东提供优质服务!

最近在北上广深出租房子的房东们可能会明显感觉到自家的房子不好租,很多房东抱着“涨一涨”的心态调整了价格,结果房子根本无人问津,调整到正常水平后,才会有零星的中介带着租客来看房,直到把房租降低一些,才有租客表现出愿意议价的态度,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据统计,25个城市中还有14个城市租金出现环比下降。其中,北上广深租金分别环比下滑0.70%、2.30%、3.60%和2.50%。相比于去年房屋租赁市场的火爆,今年的租房市场则显得冷静许多,原因在于2018年各大核心城市的租金普涨,重要推手就是长租公寓之间爆发的抢房大战,长租公寓在资本的推动下,为了快速抢占市场,不惜高价争夺房源。比如,一开始3000的租金,经过多方几轮争抢,分分钟就被长租公寓加价到5000-6000,拿到房源后经过改造隔间,再将他们推高的房价转移到租客身上,租房毕竟是刚需,你不租有别人租,公寓不愁租不出去。根据去年8月份的数据显示,全国房租同比涨幅最高的城市上涨幅度竟然高达70%,从租金绝对值来看,北京、深圳、上海,分别位列前三,北京的平均租金更是接近100元/月/平方米。并且这种情况是在经济增速、人均收入增速不相匹配的情况下发生的。正当抢房大战、租金贷等乱象愈演愈烈时,政府及时出手调控,约谈各企业负责人,遏制了租金快速上涨。深圳某位房东表示,“去年,我都不用亲自和他们联系,就等着看哪家最后出家高就行了,但是今年不一样了,有些中介觉得贵,直接就没有声音了。”出现的“租金下调”现象一方面使得房东的房源空置期加长,尤其是针对那些不愿意在原本租金的基础上进行下调的房东,从而导致了更大的经济损失;另一方面是针对租客而言是一个利好的消息,尤其是针对即将毕业的大学生而言,经济能力相对较弱,可支配收入不稳定,更需要相对宽松的租房经济环境。如何在供需双方中保持良好的平衡点,在维护市场稳定的同时使双方的需求得到最大化满足?为此,年轻租客群体的聚集地——租客网始终致力于为广大租客和房东提供优质服务。租客网提供的“线上实时看房”的服务,免除房东“租客看一次房,就要请假回家开门”的窘境,也帮助房东解决了“房屋钥匙托管”的问题,进而加快租房成交率,减少空置期所带来的巨大的经济损失。这项服务对于租客而言也大有好处,既解决了下班之后还要拖着疲惫的身躯东奔西跑看房的烦恼,也可以邀请朋友家人帮忙一起参考,给出更多建议,还能在白天和晚上等不同时间段查看房屋的采光情况,选择心仪的房源之后,就可直接联系工作人员实地看房,节省大量时间,还能多重选择、多样比较。租客网提供的每项服务都站在租客和房东的多重角度考虑,只有同时最大化满足双方需求,才能更好促进租房市场的稳定发展

2020年09月28日 10:43

加盟成熟平台,是中介逆袭出路

今年的中介行业让大多数的中介从业者感到有点冷。自2017年开始,中央就提出了房住不炒的理念,随着这一理念的提出,紧接着就是针对房地产行业的政策调控,多数一二线城市随着政策不断的进行限购限贷的规定,经过一两年的持续调控,一二线城市的房产行业逐渐开始变冷,再加上2020年初的一场疫情,更是打的中介行业措手不及,许多中小中介门店纷纷倒闭关店。生存还是淘汰?成了中小中介者最艰难的选择。老李是一家中介门店经营者,在早几年在深圳市某区开了一家中介门店,主要是经营做房租出租。前几年的时候业绩还算不错,但是近两年的老李却十分的着急上火。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一些大品牌的中介开始不断的挤压市场,像老李这样的中小中介在市场上的占有额本就低,再加上被大品牌限制,生意越做越差,门店随时面临着无路可走关门倒闭的局面。其实,在过去的十年里,像老李这样的小中介们,不管市场有多激烈,始终都没有被市场淘汰过,市场好的时候开门做生意,市场不好的时候就关门歇业,不管何时,这些中小中介依旧顽强的存活了下来。而如今的市场上,放眼望去,各大品牌的中介店竞相开放,一条街能看见五六家门店,中小中介的门店却很少能看见了。前几年,这些中小中介靠着对各个社区的精通了解,有着自己独家获取房源的渠道。但随着近两年互联网浪潮的来袭,中小中介一时跟不上市场的节奏。在众多中介品牌开始向互联网转移与资本进行合作的时候,大多数的中小中介却因为没有品牌影响力和专业的网络管理,而逐渐的被市场所淘汰。如今的房产中介市场已经形成了巨头垄断的局面,资源的日益减少让中小中介的生存现状十分堪忧。很多像老李这样的中小中介也都想着有一天能做大做强,但苦于一直找不到突破口和合适自身发展的平台,也曾想过加盟一些平台,市场上的平台很多,但要找到一个合适自身发展的平台却不容易。有的平台品牌号影响力很强,但能得到的房源、金融支持很少,中介平台加盟的门槛很低,但有着很大的不确定性。找到一个各方面都完善成熟的平台,成了中小中介的唯一出路。对老李来说,他对加盟的平台有着自己的要求。首先要有资源,有能力整合各个中小企业,不会让各个中小企业,成为一座座孤岛。其次,要有强大的后台支撑,有着专业的交易员,包括办理后续的交税、出证等,帮助中小中介尽可能地提高交易能力;最后就是能够在互联网方面有一定的影响力,毕竟对中小中介来说,品牌影响力是一个硬伤。经过多方对比,老李最后选择了加入租客网。不仅共享房源,又能给中小中介强大的后台支持,既有线上资源,又有线下资源,多面发展。市场是不断的在变化的,作为房产中介的老李也在变,在如今的市场大环境下,唯有顺势而行,迎合市场,才能持续不断的发展下去。

2020年06月02日 11:32

租客网:这里能给你充满人情味的租房生活

要说近几年什么行业发展的最为迅速,公寓租赁行业可以说一马当先。长租公寓的市场大吗?大!前景好吗?好!虽然全国各大市场长租公寓这块饼又大又香,但是真吃起来还真不太容易。从默默无闻到新晋黑马,2017年公寓租房无疑是“风口上的猪”,一时间风头无限。各种政策红利加持,引的不少企业大佬纷纷下场分一块蛋糕,分蛋糕的人多了,行业的竞争也就不可避免的激烈了起来。眼看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广大公寓品牌们从房源、装修、出租、租后,每一个环节都有着操不完的心。2020年,对长租公寓来说是动荡不安的。2020年的一场疫情让公寓运营商们面临着生死考验,武汉封城近两个多月,许多房子面临着退租、免租、租不出去的局面,其他地区也因受到疫情的影响,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房子也是很难租出去,许多房源只能空置,空一天亏一天。“因为疫情,今年的淡季来的很早,做了五年的长租公寓,今年感到越来越迷茫了。”王凌经营着一个公寓长租品牌,从2013年进入到这个行业,对他而言,七年来今年是最难过的一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这是许多公寓运营商的真实感受。王凌的公寓规模在500套左右,每套的房租在3500左右,今年的他已经不敢再进行扩张了,除非能看见新的“希望”。“现在的拿房成本越来越高了”王凌说到。我们算了一笔账,在一线城市两室房子拿房成本将近2000元,加上装修、人工、管理等成本,装修出来的公寓最高只能租到4000元,达不到中间的差价,根本没得赚。好不容易将房子装修好,以为终于可以开张运营出租了,然而并没有,疫情结束后长租公寓行业受到不小的打击,怎么租出去成了所有公寓品牌运营商的一个难题。纵使通过一些租房平台、租房软件、新媒体等渠道有一定的租客,但依然有很多的中小公寓运营方房子依旧在闲置,人少房多,就造成了很多品牌公寓闲置的局面,闲置就代表着没有收益,没有资金回流,长时间的闲置对企业来说是致命的打击。其实,对公寓运营商来说,资产的负债率是很高的,比如,去年上市的某公寓的资产负债率就高达99.8%。针对房子的空置率高的问题,租客网建议一些运营比较吃力的公寓商们可以将闲置房源挂在平台上,借助平台的力量来尽可能的减少自己的损失。现在长租市场已经步入了90后主导的时代,年轻人追求个性,喜欢享受生活,租金可以贵一点,但洗衣房、厨房、各种家电、物业服务等配套设施不能缺,你说你设施不完善,那对不起,我不租!你说说,没有这些配套设施,你怎么长租?对中小公寓运营商来说当下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减少自身的负担。对公寓方来说,租客的质量也是让人很头疼的一件事。自从小米公寓出现了三不租原则后,很多大型公寓品牌为了保证租客的质量纷纷效仿小米,租房可以,得先面试,合格了才租给你,不合格,就不租,这一样一来,租客的质量是保证了,可也流失了许多租客,大的品牌公寓商有钱任性实力强耗得起,对小品牌来说,流动资金少,如何能和大品牌比。你说装修也装好了,设施配套也齐了,租也租出去了,但是烦心事好像并没有完。租客停水了你得去交涉吧?断电了你得去维修吧?租客钥匙锁屋里了,你得去给解决吧?大事没有,24小时小事不断,为了各自各种小事忙的团团转,不仅增加了额外的人工费用,还降低了顾客对品牌的满意度,怎是一个“愁”字了得!近两年的长租公寓行业本就不好做,一场疫情更是让长租公寓行业雪上加霜,不知道今年长租公寓的运营商会不会失眠呢?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公寓租房行业,租客网认为,无论是哪种类型的公寓,产品才是最核心的竞争力,想让更多的人来租房,公寓的配套和服务,便捷的交通和位置得先让客户看得见,面对困境,找对解决的办法,才能在这次疫情挑战中存活下来。

2020年04月27日 11:32